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阳东一居民建房导致邻居房屋受损,法院判决—— 侵害人赔偿受损屋主五万多元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7-27

阳东一居民建房导致邻居房屋受损,法院判决——

侵害人赔偿受损屋主五万多元

  近日,市中级法院对一起在建房中因挖掘屋基导致邻居房屋损害的案件作出终审判决,判决上诉人赔偿5万多元给受害人。承办法官指出,不动产权利人挖掘土地、建造建筑物,应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做好安全防护措施,以避免损害相邻不动产的安全,否则要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案情回放

  挖屋基导致邻居房屋损坏受害人诉至法院要求赔偿

  1996年,陈某在阳东区某镇建造了一栋二层的砖混结构房屋。20146月,蔡某在陈某的房屋相邻处建房。在蔡某建房过程中,陈某的房屋出现了地基坍塌、首层北侧地面空鼓、西北侧地台下沉等损坏现象。陈某认为,自家房屋的损坏是蔡某在相邻建房所致,为此双方产生纠纷。陈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蔡某赔偿自家房屋修复费用三万多元和房屋损坏鉴定费两万多元。

  在一审诉讼过程中,依陈某申请,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广州某房屋安全鉴定公司对陈某房屋的损坏现象与蔡某在相邻建房是否具有因果关系进行鉴定,鉴定结论认为陈某房屋的地基坍塌、首层北侧地面空鼓、西北侧地台下沉等损坏现象与蔡某在相邻建房有因果关系,其他损坏现象为房屋原有的损坏。同时,依陈某申请,一审法院又依法委托某灌浆公司对陈某房屋出现的“地基坍塌、首层北侧地面空鼓、西北侧地台下沉”进行修复方案鉴定,该公司作出对损坏部位采取灌浆加固处理的方案。此后,依陈某申请,一审法院再次依法委托金某公司对陈某房屋的修复方案进行造价鉴定,金某公司据某灌浆公司所作的修复方案,鉴定陈某房屋的修复工程造价逾3.4万元。三次鉴定,陈某共花费鉴定费2.1万多元。

  一审法院认为,蔡某在陈某房屋相邻处建房致使陈某房屋受损,且陈某房屋受损与蔡某建房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因此依鉴定结果依法判决蔡某赔偿五万多元给陈某。

  争议焦点

  房屋损坏赔偿责任如何分担房屋维修施工方案如何确定

  蔡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判决陈某承担本案的主要责任,对陈某房屋坍塌处地基认定用土进行回填夯实处理。

  蔡某认为,他在建设房屋基础时就向陈某反映,陈某房屋的地基侵占了自己的屋地范围,严重影响了自家房屋的正常施工。当时,陈某也承认侵占了蔡某屋地范围的事实,并同意蔡某将陈某原来侵占蔡某屋地范围的地基泥土进行铲除。该事实有施工人员可以证实。由于陈某房屋的地基侵占了蔡某的屋地在先,蔡某是在正常施工的情况下致使两地相连处地台下沉,根据《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本案应减轻蔡某的责任,由陈某承担主要责任。蔡某还认为,一审法院采纳某灌浆公司的《房屋基础加固工程施工方案及概算》是错误的。该公司评定的施工方案与广州某房屋安全鉴定公司鉴定报告中的处理建议相矛盾,并非可选用的唯一方案。广州某房屋安全鉴定公司的鉴定报告在处理建议中认为,“对坍塌处地基土进行回填重新夯实”就已符合房屋的安全,而某灌浆公司设计的方案的目的除了加固楼房地基软弱土体外,还有将墙体、硂裂缝部位达到补强效果。由于陈某房屋墙体开裂的现象与蔡某建房行为无关,该设计方案加大了蔡某的责任范围,对蔡某极不公平。另外,广州某房屋安全鉴定公司的《房屋安全鉴定报告》认为陈某房屋出现“地基坍塌、首层北侧地面空鼓、西北侧地台下沉”等损坏现象与蔡某建房行为有因果关系,但未对蔡某建房行为对陈某房屋上述损坏的作用力进行确定和说明,一审法院将该部分房屋损坏的全部责任归于蔡某,对蔡某不公平。

  陈某二审答辩称,陈某的房屋是依法申建的,蔡某主张陈某侵占其屋地范围,没有事实根据。在2014年蔡某建房损坏陈某房屋时,双方曾就房屋损坏事宜经相关部门调解,蔡某从没有提及过占用屋地之事。实际上,蔡某现已建好房屋的地下层,不存在陈某房屋的地基妨碍其建房的事实。蔡某建房操作不当,损坏了陈某房屋是客观事实,应依法赔偿陈某相关经济损失。原审法院判决蔡某承担修复费用3.4万元及鉴定费用1.8万元合理合法。

  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处理结果并无不妥,蔡某的上诉理据不足,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侵害人应承担房屋损坏赔偿责任

  承办法官指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蔡某在陈某房屋相邻处建房,但蔡某在建房过程中未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造成了陈某房屋地基坍塌、首层北侧地面空鼓、西北侧地台下沉的现象,蔡某对陈某上述房屋损坏存在过错,因此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蔡某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与其行为过错具有因果关系的部分损坏为限。在本案中,陈某房屋还存在多处损坏现象,而该部分损坏经鉴定与蔡某的建房行为无因果关系,因此,该部分损坏不应由蔡某承担赔偿责任。

  至于如何对陈某的房屋进行修复处理的问题,蔡某主张某灌浆公司设计的修复方案加大了他的责任范围,应采用广州某房屋安全鉴定公司鉴定报告中处理建议的方案——“对坍塌处地基土进行回填重新夯实”。承办法官指出,在实体审判中,对损坏的修复方案,除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采取某一固定方案外,一般采取具有相关资质的鉴定公司所做的鉴定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虽然案情反映陈某房屋地基为泥土,但鉴定公司的鉴定结论和科学的修复方案是采取灌浆加固处理,因此在当事人没有提供相应的抗辩推翻该鉴定结论的情况下,应采信鉴定公司的结论。

  法官指出,不动产权利人挖掘土地、建造建筑物,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做好安全防护措施,不得危及相邻不动产的安全,若施工建设危及到相邻不动产的安全,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由于对房屋损坏问题涉及到专业的因果关系判断、修复方案的选定及修复价格的确定,上述此类问题均需要专业资质的公司依法进行鉴定,且鉴定费用较高,案件中所得赔偿较小,且当事人要为此花费过多时间进行鉴定,故当事人遇到该类情况时,应充分考虑各种情况,采取最有利的方式解决该类纠纷。


撰稿人:李观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