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民工被工友伐木砸中身亡  法院二审判决雇主及侵权人连带赔偿受害人亲属54.5万元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30
   一名民工在伐木过程中,被工友所伐倒的树木砸中,以致重伤不治身亡,其亲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相关责任人赔偿损失。最近,市中级法院审结了该宗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的纠纷案件,判决雇主与侵权人连带赔偿受害人亲属54.5万元。

  案情回放  

   伐木工被砸伤救治无效身亡

  杨某辉与某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由杨某辉在某村委会辖区的小牛岭种植马占相思树,某村委会按总产值15%分成。2015年11月19日,杨某辉与合伙人杨某庆、黄某将承包的小牛岭的马占相思树木砍伐工程承包给李俊(化名),双方口头约定:以105元/吨承包给李俊砍伐,完成10吨左右结算支付采伐树木工程款。后来,李俊与李某超、李某富、龙某等八人协商,李某超等八人以80元/吨的价格砍伐树木,由李俊提供油锯并发放工钱。李俊指定其亲属龙某负责该片林木砍伐工作。
  2015年12月10日上午,李某富在砍伐一棵马占相思树时,由于没有采取安全措施,该树在倒下的过程中砸中没有戴安全头盔、没有保持伐木作业安全距离的李某超的后脑部、腰背部等,将李某超砸成重伤,当场晕倒。两个多月后,李某超经救治无效死亡,发生医疗费用逾25万元,其中杨某辉、杨某庆、黄某垫付2.7万元,李俊垫付3.4万元,李某富垫付7500元。
  事后,李某超的父母李某远、欧某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某村委会、杨某辉、杨某庆、黄某、李俊、李某富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等逾65万元。

  一审判决  

   雇主侵权人连带担责

  一审法院认为,杨某辉承包某村委会的林地种植马占相思经济林,双方是林业承包合同关系。卖树所获利润杨某辉占50%,杨某庆占25%,黄某占25%,杨某辉、杨某庆、黄某之间构成了个人合伙关系。李俊与李某超等八名民工到小牛岭采伐马占相思树,砍伐树木工程款由李俊或龙某收取,支付民工的工钱由李俊安排和负责,李俊委托龙某管理民工、结算和收取砍伐树木工程款,中间差价款25元/吨,是李俊承揽伐木工程赚取利润的来源。李某超等八名伐木民工是受李俊雇请,双方形成雇佣关系。
  李某超因在伐木过程中受到李某富的侵权,根据《侵权责任法》有关规定,受害者李某超应负10%的过错,对比李某富与受害者李某超的过错,李某富应承担90%的侵权责任。因两人均是李俊雇请的民工,与李俊形成劳务关系,李某富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李俊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李某富在事故中属重大过失,其应当与雇主李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时作为雇员,李某超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李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李某超承担10%的责任也由雇主李俊承担。
  一审法院判决李俊赔偿61万元给李某远、欧某,李某富对李俊上述赔偿款中的57.9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终审判决  

  侵权人承担主要责任

  李俊、李某富不服原审判决,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认为某村委会与杨某辉是合伙经营关系,李俊是中间介绍人,某村委会、杨某辉、杨某庆、黄某与伐木工人直接形成了雇佣合同关系,对受害人李某超的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
  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某村委会将涉案林木的土地发包给杨某辉承包,双方订立的合同除约定某村委会按总产值15%分成外,没有约定杨某辉应缴林地承包费,也没有约定某村委会承担杨某辉承包经营期间的经营风险,故双方约定的该分成款实质上是杨某辉承包期间应缴的林地承包费,原审据此认定双方是林业承包合同关系正确。
  李俊承认,他与杨某庆、黄某口头约定以105元/吨价格砍伐林木,叫李某超等八人到场砍伐林木的价格为每吨80元,并承诺每人每天工钱不少于200元。从李俊承认的事实证实,他承接该砍伐工作到再叫民工砍伐赚取了每吨25元的差价,参与砍伐人员由他组织,民工砍伐价格由他决定的,并且他对工人工钱的发放有决定权。他虽没有直接参与该片林木砍伐管理工作,但已指定其亲属龙某负责该片林木砍伐工作。综合分析上述证据,应认定李俊承揽杨某辉、杨某庆、黄某发包的该片林木砍伐工作,双方形成承揽关系;李俊承接该砍伐工作后,再请李某超等八人砍伐,与砍伐工人之间形成雇佣关系。
  对于当事人应承担的责任问题。李某超没有戴安全头盔,没有注意生产安全及保持伐木作业安全的距离,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一审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酌定由李某富承担90%的责任,由李某超自行负担10%的责任正确,但一审法院以李某超是李俊的雇员,将李某超因自已过错应负担的10%的赔偿责任确定由雇主李俊承担,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过错责任不相符,应予纠正,李某超应自负10%赔偿责任。
  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决李俊、李某富连带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54.5万元给李某远、欧某。

  法官说法  

   雇主应尽管理及提供安全施工措施责任

  承办法官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的规定,本案中李某富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李俊作为李某富的雇主,应对李某富因工作致李某超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故李俊、李某富应对造成李某超死亡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雇佣关系在生活中较为常见,雇佣活动中,雇主要加大监督、管理力度,提供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雇员应提高自身的风险防范意识,防止意外事故发生。
  法条链接
  《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五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撰稿人:刘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