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投保车主因交通事故受伤  保险公司可否以约定为由拒赔?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30
   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与投保车主签订《小额人伤案件快速处理确认书》,约定“伤者已发生医疗费用由车方支付”,并以此主张不承担投保车主因事故造成的医疗费。法院认为,保险公司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遂判决保险公司赔偿投保车主的医疗费和误工费。
  案情回放
  保险公司拒赔车主医疗费被起诉
  潘某是A小车的所有人,他为该小车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商业保险。
  2016年9月27日下午,潘某驾驶A小车行驶至阳东某路口时,与张某驾驶越线逆行的B小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以及潘某受轻微伤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张某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潘某负次要责任。交通事故发生当日,潘某即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治疗,产生了救护车费及出诊费、医疗费共1300多元。
  2016年10月8日,保险公司与潘某签订一份《小额人伤案件快速处理确认书》,约定对伤者已发生的医疗费由车方支付。潘某对确认书中其本人的签名无异议,但对“备注”的内容——“伤者潘某是标的车上人员,经协商联系处理,潘某人伤损失由对方车辆的保险(侵权人)赔付,我司车上人员险无需赔付”有异议。潘某认为,该内容是保险公司事后填写,其并未签名确认,对备注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潘某主张,其受伤所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损失金额并未超过“车上人员责任保险(司机)”的保险限额,其有权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
  保险公司辩称,潘某在事故中受伤产生的医疗费和误工费应先由张某所驾驶车辆的交强险承保公司承担,根据保险公司提供的《小额人伤案件快速处理确认书》,潘某同意人伤损失由对方车辆承保公司或侵权人赔付,保险公司不需要赔偿。
  法院判决
  保险公司应当依法承担赔偿义务
  在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关于保险公司对潘某的医疗费损失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阳东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潘某因交通事故受伤被送往医院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1300多元,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门诊病历、收费明细清单及医疗费发票予以证实,保险公司未提出异议,阳东区人民法院对此事实予以确认。保险公司主张双方在2016年10月8日签订《小额人伤案件快速处理确认书》,潘某已同意其人伤损失由对方车辆的保险公司或侵权人赔付,故保险公司对潘某在本案中的医疗费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因确认书中“小额人伤案件快速处理协议”只是约定伤者对已发生的医疗费由车方支付,对其他事项并未约定。潘某是车辆所有人,又是本车唯一的伤者,其已向医院支付了医疗费,不存在还需向其他伤者支付医疗费的事实。由于潘某、保险公司在签订协议时,并未与对方车辆的保险公司或侵权人协商赔偿事宜,又没有发生对方车辆的保险公司或侵权人已向原告赔偿了医疗费的事实,保险公司在确认书中“备注”一栏注明如下内容“伤者潘某是标的车上人员,经协商联系处理,潘某人伤损失由对方车辆的保险(侵权人)赔付,我司车上人员险无需赔付”,是属于免除其依法应当承担的赔偿义务,不符合机动车商业保险合同的约定,应认定该备注内容无效,对潘某不发生约束力。保险公司主张对潘某在本案中的医疗费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理据不足。综上,阳东区人民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对潘某的医疗费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不服阳东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保险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法官说法
  保险人不能以被保险人未要求第三者承担责任为理由不担责
  市中级法院有关法官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前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九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起诉保险人,保险人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未要求第三者承担责任为由抗辩不承担保险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财产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就其所受损失从第三者取得赔偿后的不足部分提起诉讼,请求保险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依法受理。”
  本案中,潘某因事故造成的医疗费并没有从第三者张某处得到赔偿,故保险公司应在车上人员责任保险(司机)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保险公司关于潘某的医疗费应由第三者张某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先行赔付的主张与上述法律规定相悖,依法不应支持。


撰稿人:刘小婷、叶宝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