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园地
法院文化
法官风采
摄影园地
文学园地
法官文苑
法院刊物
蝉 静
来源:发布者: 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4-10-22

午饭后,虽有倦感,但心烦莫名而无睡意。

漫步金山公园,眼前树影斑驳,绿色葱茏。抬头望,树梢参天如盖,纹丝不动,太阳光穿梭而下,仿佛在水泥路面烙下许许多多杂乱无章的花纹。不远处,苍翠碧绿露出的天空,有乌云层叠,如堆积着染黑的棉絮,直堵心窝。即便凭栏临湖水,亦如沸汤烘脸,好不自在。简直闷得发慌,也不知风儿去哪里了?

说到风,我想起一位六岁小学生模仿叶圣陶作品的小诗,“谁也没有看见过风/不用说我和你了/但是钱币在飘的时候/我们知道风在算钱”。这个年头,连风也势利市侩。遥想古代,可能好一点,“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东坡先生能呼风而乘,只是怕冷罢了,好潇洒自由,令人生羡。

既然风这么现实,像有玄机重重,我就不必对它抱有幻想了,也不便与之计较。环境就这样,且行且适应吧!走我的路,哼我的歌,让闷热见鬼去吧!

呵呵,走着歌着,我感觉风儿迎面而来,原来风是走出来的。不知不觉中,忽闻蝉声四起,连绵不断,交叉接替,十分悦耳,使我对“蝉联”二字有了更深的体会。游走于林密处,更是振聋发聩,有荡气回肠之感。此时此刻,我所有注意力已集中于两耳,特别是“知了知了”的回响声,有如成都挖耳振荡器具的响声,绵绵的,痒痒的,特别舒服,提神醒脑。

记得儿时在农村,从蝉鸣一开始,就盼望吃粽子,不断唱着儿歌“蝉喊众,包裹粽”。那时候食物亟缺,在期待粽子的日子里,我与小伙伴经常大清早就爬上村子池塘边的相思树捉蝉,边捉边喊着“泊呵泊呵”,听说此喊声能招引更多的蝉。有人不慎跌下池塘,在小伙伴的嬉笑声中,会不顾浑身泥水,奋力游上岸来,继续爬上树“觅食”。约到太阳丈把高时,大家都带上一小包的战利品,架起柴火堆煨炙。不一会,“知了”声息,焦味四散,待火灭灰烬,从中捡出一个个灰黑色的小东西,在两手掌间连吹带拍去掉灰尘,然后拔去头部连肠扯走,这便是香饽饽的煨蝉。多美味的早餐!有的时候傍晚也煨蝉,边吃边观星河朗月,或打闹追逐。那时天真纯朴、无忧无虑的情景,如在昨天,历历在目。

我甚至沉浸于此时的热闹。路旁低畦处不时传来几声低沉的蛙叫,像是低音炮发出的;草丛中叽叽的蟋蟀声,如同流沙声线;“喳喳喳”飞掠而过的鸟鸣,更是一道道清脆的环绕声。这些与声高势众的蝉声和鸣,宛如名师善才演绎的协奏曲,天籁之音大抵如此吧!此情此景,我仿佛在音乐的殿堂里,享受着专门为我准备的、且有豪华演出阵容的精彩音乐盛会。维也纳金色大厅也好,悉尼歌剧院也罢,还有北京国家大剧院,都离普通的我太远、太贵、太雅,还是这里好,信步可达,没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说。“你来,或者不来,反正我就在这里”,这里没有分别心。我也够high的了,但总想把蝉的音量调大一些,把各种音色尽收耳底,只有声音够大,音色纷呈,才能荡涤和洗刷我内心的尘埃及污秽,什么名与利、富与贫、成与败、梦与真,统统都是身外之物。无丝竹乱耳,无案牍劳形足矣!这时的我,惟蝉最馨。难怪文人骚客认为,蝉饮晨露,洁净声清,寓为高洁声远的化身。哲语有讲:“粪虫至秽,变为蝉而饮露于秋风;腐草无光,化为萤而耀采于夏月。故知洁常自污出,明每从晦生也。”此乃蝉语,禅道也!

在一片蝉鸣声中,我烦躁的心结已被打散,内心得以安抚、平静,这或许是自然之美好,也是自然之魅力。“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多美的意境,古人早有概括。今天,我所感受到的是蝉噪心更静,或简称“蝉静”好了。

2014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