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男子醉驾摔倒在路边水渠身亡 五名同饮者未尽照顾义务担责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08

最近,阳春市人民法院审结了一宗生命权纠纷案,一名男子醉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身亡,结果五名一起饮酒的酒友被判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办案法官提醒,朋友间聚餐饮点小酒助助兴没有问题,但饮酒后不注意对醉酒人员尽适当的互相提醒、劝阻、照顾、帮助义务,则会惹来官司。

案情回放

男子深夜醉酒驾车摔亡

2017年1月的一天,阳春市某镇某村男子张某家中砌灶,请李某进行砌灶作业。当天20时左右,张某家中砌灶作业完成后,遂邀请李某、陈某、钟某、林某一起吃饭、饮酒。一个小时后,彭某和邱某相继来到张某家中并参与了饮酒。晚餐后,上述七人到茶台就坐,除李某外其余六人继续饮酒。期间钟某回家收晾晒的被子并洗澡,22时左右又到被告张某家中饮茶。约2230分,张某打电话给朋友刘某闲聊,刚好刘某在附近经过,刘某便到被告张某家中作客并参与饮酒。23时左右,李某因工作累了离开回家。2330分,刘某也离开了张某家。24时左右,彭某从大门出去。过了10分钟左右,张某、陈某、钟某、林某、邱某发现彭某没有回来,便分头寻找并打彭某家中的电话询问,后在某路段路边的水渠找到摔倒在水渠中的彭某。

交警部门对该起交通事故进行鉴定,认定彭某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行驶至某路段时,因操作不当驶下路边的水渠,造成彭某当场死亡。彭某饮酒(乙醇含量为304.2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后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争议焦点

酒友应否承担侵权责任

事后,彭某的亲属将当晚与彭某一起吃饭饮酒的张某、李某、陈某、钟某、林某、邱某、刘某等七人列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彭某的亲属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明知对方酒后驾车不加以劝阻,一旦出事,同饮人就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七名被告人应当知道从晚饭饮酒饮到第二天凌晨,受害人已经醉酒,但对受害人醉酒后自行驾车回家均未加予劝阻,未将醉酒的受害者安全送回家中。受害人彭某是醉后驾车回家的中途死亡的。根据部分被告在综治部门的口供,竟然说不知道受害人回家,更不用说安全送达了,所以说七名被告的行为对受害人的死亡是有明显过错。彭某的亲属诉请七名被告对受害人彭某的死亡承担30%责任进行经济赔偿。

张某等七名被告共同答辩称,众人皆知彭某生前嗜酒如命。当晚,他们七人均没有存在强迫性劝酒行为,并提示彭某不要饮过量,要适度饮酒,但彭某不听劝阻。接近凌晨时分,彭某说要上卫生间小便,便起身离开了。因小便属正常生理现象,大家当时并不在意。约十分钟后,大家发现不见彭某,就分头到处寻找,并打电话询问彭某的去向。凌晨1时左右,被告邱某与被告陈某发现彭某摔倒在路边的水渠中。他们七人已尽到提示和警醒义务,主观上没有存在过错,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

酒友根据过错程度担责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生命权纠纷。

依据《侵权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在本案中,行为人是否存在过错行为,决定其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彭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成年人,应当具备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明知酒后驾驶车辆属违法行为,仍在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导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自身死亡的后果,其本人过错较大,应承担主要责任。

本案中未有证据显示七被告存在强制劝酒、灌酒等不文明饮酒的行为。因此,七被告是否尽到了适当的互相提醒、劝阻、照顾、帮助义务,是其应否承担侵权责任的关键。

被告张某、邱某、钟某、林某、陈某在彭某起身出门后,未积极留意、关注彭某的去向,未尽到提醒、劝阻的义务,未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加以帮助,存在一定的过错,应负相应的责任。被告张某作为饮酒活动场所的主人,相当于活动的组织者,相对于其他参与者更负有相对较重的人身安全注意义务,其应对彭某死亡的后果负相应较重的责任。被告钟某在饮酒后中途离场,后回来在一旁饮茶,不再参与饮酒,对饮酒的整个过程包括饮酒量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应相应减轻其责任。被告李某、刘某在彭某起身离开饮酒场所前已经离场,适当的互相提醒、劝阻、照顾、帮助义务已经终止,且没有证据显示在饮酒期间有强制劝酒、灌酒的行为。因此,被告李某、刘某对彭某的死亡后果不负责任。

最终,阳春市法院酌定彭某对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为90%;被告张某、邱某、林某、陈某、钟某等五人根据各人的过错程度,被告张某承担3%的责任,被告邱某、林某、陈某各承担2%的责任,被告钟某承担1%的责任。

法官说法

酒后应对醉酒人员尽照顾义务

办案法官指出,我国法律没有禁止成年公民饮酒,只是限制或禁止公民饮酒后进行某些特定行为。酒友发生人身损害事故,如何认定同饮者、酒席组织者的责任,原告应当举证证明共同饮酒的酒友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的程度。如,劝酒是否采用强制手段,是否存在喝酒人自己不愿意喝酒,酒友采用强制的手段强迫其喝酒的情况;酒友是否存在故意,如应当知道他人因身患疾病不能饮酒,或因病愈不久等原因不宜饮酒,或者有其他证据足以证明某一共饮者不宜继续饮酒,仍违背其意愿力劝、强劝其共饮,就可以认为劝酒者在主观上存在损害他人健康的故意或者过失。再如,饮酒后有没有对醉酒人员尽适当的互相提醒、劝阻、照顾、帮助义务等等。

办案法官提醒,饮酒要适度,酒后不驾车。在社交活动中,宾客间相互劝酒和敬酒本身并没有什么危害,适度劝酒、敬酒并不需要承担民事责任。但如果过度劝酒、不喝酒不依不饶,明知对方不能喝酒而继续劝酒引发疾病,未将醉酒者安全送达、明知对方酒后驾车不加以劝阻等情况致使他人出现伤亡,酒友则要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撰稿人:刘小婷 麦李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