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无相应资质的小包工头出现欠薪     法院判决—— 违法分包工程公司先行支付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15

A公司将建筑工程违法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小包工头,小包工头拖欠工人部分工资,劳动仲裁部门裁决A公司支付工人工资,A公司不服告上法庭,结果败诉。办案法官指出,发包单位应当将建筑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承包单位,否则出现欠薪问题要承担相应责任。

案情回放

建筑工程分包转包后出现欠薪问题

2010年,某公司将位于某工业区的厂房发包给A公司建设施工。A公司设立阳江项目部,于20111020日授权委托梁某负责某地产公司第三期主生产车间等工程的施工。梁某将该工程分包给28个施工班组进行施工,并以A公司阳江项目部的名义与曾某签订合同,将工程施工分包给曾某,约定了工程造价及支付方法等事项。上述工程施工所需建筑工人由曾某聘请。

谢某是曾某聘请的建筑工人之一,做水工,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作时间从20113月起至201212月止,期间曾某没有依时、足额支付工资给谢某,只以预支生活费的方式支付了谢某部分工资。

曾某以尚未拿到工程款为由,拖欠工人工资(包括谢某的工资)。28个施工班组的工人因此向江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20132月,在该局的协调下,某公司支付给A公司部分工程款,A公司支付给第三人曾某40多万元用于发放拖欠的部分工资,尚未全部支付。

2013年4月,谢某向江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A公司支付其20113月至201212月的工资17000元。

两个月后,江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定A公司10天内支付谢某被拖欠的工资17000元,梁某、曾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A公司对劳动仲裁裁决不服,认为谢某与该公司没有存在劳动关系,该公司不需支付工资给谢某,且各个施工组的工人工资已全部付清,遂以劳动仲裁部门裁决错误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驳回江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该公司作出的裁决。

法院判决

公司支付欠薪再依法向承包人追偿

一审诉讼期间,20131011日,A公司支付给曾某部分款项。曾某付给谢某2700余元,至今尚欠谢某工资14000多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A公司是由工商行政部门核准登记并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有限公司,具有用人主体资格。A公司在承包某公司的建筑工程后,再将工程分包给无资质的梁某,后来梁某又以A公司的名义将工程再分包给无资质的曾某,由曾某聘请工人对工程进行施工。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条第一款“本条例适用于本省行政区域内的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的规定,梁某和曾某均不具备该条例所称的用人单位资格,A公司将工程分包给梁某属于违法分包,故双方的合同为无效合同。A公司是具有一定资质的企业,应对承包人的资质问题进行审查,该公司违反有关规定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

由于曾某拖欠谢某14000多元工资未付,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中“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和《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二条 “不具备本条例第二条规定的用人单位资格的承包人拖欠或者克扣劳动者工资,作为发包方的用人单位应当先支付工资,再依法向承包人追偿”的规定,A公司、曾某、梁某应支付尚欠工资款14000多元给谢某,A公司支付工资款后,可向梁某、曾某进行追偿。

A公司主张所欠工人的工资已全部支付完毕,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一审法院遂依法判决A公司支付拖欠工资14000多元给谢某,曾某、梁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A公司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最近,市中级法院对该案进行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发包人违法分包工程存在法律风险

办案法官指出,当前我国建筑市场的运作存在较多不规范之处,其中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现象较为严重。在转包、违法分包过程中拖欠农民工工资成为一种常见现象的情况下,只有让转包人、违法分包人承担连带责任,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该不法现象并切实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根据《建筑法》《合同法》相关规定,发包单位应当将建筑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承包单位,发包人在没有核实承包人相应资质的情况下,将工程发包,依照民法一般原则,可以推定发包人对出现欠薪的问题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本案中,A公司实际上已经违法分包,因此该公司对违法分包造成的欠款纠纷,必须承担支付工资的责任。

在实际的工程发包过程中,发包人出于种种目的,会将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的承包人。法官指出,发包人这样做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承包人雇佣工人受伤,发包人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二,个人承包违法用工,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个人承包经营违反劳动合同法招用劳动者,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发包的组织与个人承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承包人欠付工程款,对实际施工人承担直接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撰稿人:刘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