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员工提前返岗遭遇车祸身亡 如何界定工伤的"上下班途中”?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13

数百公里的行程、接近一天的时间,这样的上下班之途是否合理?最近,我市中级法院就审结了一宗这样的工伤认定纠纷案,依法判决撤销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陈某不予认定工亡的决定,责令其对陈某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决定。办案法官指出,能否被认定工伤在于申请方的主张是否具有合理性,当事人的行为是否符合上下班途中的三个要素。

案情回放

工人在休假最后一天返公司途中车祸身亡

云浮市新兴县人陈某是某养殖公司员工,在阳东区某养猪场上班。在休假的最后一天,20164714: 30分左右,陈某偕同公司几名同事,乘坐容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从新兴县返回在阳东区某养猪场,途中遭遇交通事故,致陈某当场死亡,事故认定驾驶员容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6年425日,某养殖公司以陈某在上班途中因交通事故死亡,向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后,认为陈某的死亡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规定,遂作出《不予认定工亡决定书》。

陈某的父母对该决定不服,于今年37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亡决定,并责令该部门立即对其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认定工伤的决定。

一审判决

陈某的行为符合上下班途中三个要素

一审法院认为,案件是工伤认定纠纷。判断该案工伤认定是否合法的关键,在于陈某是否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伤害致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上下班途中”的认定至少应当考虑三个要素:一是目的要素,即以上下班为目的;二是时间要素,即上下班时间是否合理;三是空间要素,即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路线是否合理。通常情况下,上下班途中大多是在同一区域,即从经常居住地到单位。

本案中,陈某上下班途中具有一定特殊性,即经常居住地在云浮市新兴县(陈某父母的居住地),而工作地在阳江市阳东区,两者不在同一区域,与同一区域的上下班途中相比,空间距离不一样。陈某在休假期间,回新兴县与其父母团聚,为了不耽误上班,他与其他同事在结束休假的前一天乘坐客车从新兴返回在阳东的养猪场,此行的目的是上班,其行为具有正当性。陈某父母以此提出陈某应属上下班途中的主张具有合理性,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旨在保护职工合法权益的立法精神。

一审法院依法判决:撤销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陈某不予认定工亡决定,责令其对某养殖公司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终审判决

陈某行为契合公司规定应认定为工伤

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服原审判决,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辩称,一审判决认为陈某在结束休假的前一天下午返回某养猪场是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是随意扩大了工伤认定范围,是对法律的错误理解。某养猪场分为生产线和生活区两大功能区域,陈某提前一天从新兴县乘车回该养猪场进行隔离休息,准备次日早上正常上班,其乘车的目的地是养猪场生活区,不是养猪场的生产线。因而陈某不符合工伤认定的上下班途中目的要素。

陈某父母认为,某养殖公司规定了养猪场工作人员需要在上班前一天到达公司养猪场报到,由相关负责人对员工进行检查,决定是否需要进行隔离等措施,故陈某与其他同事有组织一起提前一天返回养猪场,准备第二天上班事宜。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机械地理解“上下班途中”,并对此作出狭义的解释,显然是错误的。另外,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认为陈某乘车的目的地为养殖场的生活区进行隔离休息,不是养猪场的工作岗位是错误的。不管是生产线或是生活区,均属于养殖公司的工作地。隔离也是养殖公司安排工作的需要,不应当狭义地认为生活区不属于工作场所而作出狭义的解释。

最近,市中级法院对该案进行了二审审理,另查明该养殖公司考勤管理细则及工作制度等明文规定员工休假回场防疫隔离时限为不少于12小时。市中级法院认为,陈某于上班前一天14: 30分左右,从经常居住地新兴县城出发去某养猪场生活区的目的是上班,且上班时间合理,属于上班途中。因此,市中级法院驳回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的上诉要求,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上下班途中受伤认定工伤的合理性边界

2014年9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千问题的规定》对《工伤保险条例》中的上下班途中进行了明确与扩展,但对于上下班途中的距离可有多远、在途时间可有多长的问题,法律没有具体的规定。在正常的理解中,上下班之途即为每日从居住地到工作地路径,都应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的通勤,但如果是超长里程、超长时间的上下班之途,其合理性应如何界定?办案法官指出,根据现行的法律法规与已积累的司法实践,对上下班之途合理性范围的确定可归纳为一些具有指导意义的原则。

(一)合理路线以上下班为目的。首先,路线选择的合理性与行进的目的不可分,上下班路线以顺利、安全地到达工作地与居住地为目的,以此为终点的是合理路线的前提。其次,合理路线可能具有多个起点,尤其是上班的路线,可能从自住的房屋出发,可能从父母住处出发,也可能为购物、吃饭而从超市、饭店、商场出发,只要以上班为目的,皆为上班之途。再次,合理路线并非唯一路线,或许可供选择的上下班路线有多条,只要能顺利、有效、安全地到达目的地,不作无理由的长距离绕行、不明显违背效费比的选择、不无端增加危险的捷径,都具有合理性。第四,合理要求不限制路线长短,有的劳动者居住地距离工作地点较近,有的距离较远,有的甚至很远,根据社会调查机构的调查显示,在北京、上海等一些大城市,平均上下班通勤用时超过一小时,有的劳动者甚至每天需要四至五个小时的超长路程交通,而在一些特殊工作内容及工时制度下,会出现数百公里、数十小时的上下班之途。

(二)合理时间以上下班为所需。其一,一般的迟到早退不应影响工伤认定。对上下班途中的伤害认定工伤,是对劳动者权益保护范围的扩大与保护力度的加强,有利于劳动者在暂时或永远丧失或降低劳动能力时得到社会救助,使其及家人免于困厄。单位的劳动纪律与职工的法定权利并非同一层面规定内容,因为迟到或早退剥夺受伤职工得到救助的权利,并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得到工伤救助也不是对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应受到的处罚内容。其二,认定工伤所考虑的合理时间以完成上下班的行为所需。合理时间与合理路线是相互支持、相互印证的两个因素,通行所需时间要结合交通方式与选择路线来确定,同时考虑交通工具、季节天气、路况里程等相关情况,不能以交通需时太长否认其非属上下班途中,也不能仅以其在上下班合理路线上受伤,就认定其应属工伤。

                                                                                                                                                                      撰稿人:刘小婷 姜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