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散养鸡没有规范饲养 公鸡伤人饲养人赔了26万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8-30

最近,一宗饲养公鸡伤人引起纠纷的案件在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至此,陈某因被公鸡啄伤眼睛而起诉饲养人曾某夫妇损害赔偿的两起案件均已审结,公鸡饲养人曾某夫妇为此被判令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共26万多元给陈某。办案法官指出,动物饲养人应规范动物饲养行为,避免致他人伤害。

案情回放

公鸡攻击性强啄伤他人眼睛

海陵试验区海陵镇某村陈某家里饲养有多只母鸡,同村曾某夫妇家里则饲养有一只公鸡,均为散养。20165月的一天,陈某在自家门口捆绑其所饲养的一只母鸡时,被另一只鸡啄伤左眼,到医院治疗后,共花了一万多元的医疗费。陈某认为是曾某家所饲养的公鸡啄伤自己的眼睛,曾某夫妇否认,双方因此起纠纷。在第一次起诉胜诉后,陈某后来还再次起诉曾某夫妇要承担剩余医疗费及残疾赔偿金,前后共向曾某夫妇索赔26万多元。

    

法院判决

饲养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刚开始,涉事双方为是否是曾某家饲养的公鸡啄伤陈某眼睛争执不下的时候,陈某先行起诉曾某夫妇要赔偿自己已支出的医疗费等一万多元。一审法院支持了陈某的诉请。

曾某夫妇不服一审判决,向市中院提起上诉。

市中院审理认为,本案是饲养动物致人损害责任纠纷,争议焦点为陈某是否被曾某家饲养公鸡啄伤,曾某夫妇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

证据显示,陈某儿媳妇称听见陈某大叫时,从自家阳台探头看见曾某所饲养的公鸡在啄陈某的眼睛。虽然证人是陈某的儿媳妇,两者有一定的利害关系,但陈某儿媳妇事发时在现场,其陈述事实是亲眼见到事实,所作的陈述比较客观真实,该证言具有一定的证明力。另外,村委会干部称曾某儿子打电话向其咨询自家饲养的公鸡啄伤陈某眼睛如何办医保事宜。十几位村民也证实曾某饲养的公鸡攻击性强,且有多次攻击他人现象。

现场证人及村民等证言形成较完整的证据链,市中院认定陈某被曾某夫妇所饲养的公鸡啄伤。二审判决驳回其上诉请求,维持原判。曾某夫妇对陈某因此受到的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应赔偿一万多元给陈某。

2017年12月,陈某再次起诉曾某夫妇承担剩余医疗费及残疾赔偿金等25万多元。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委托某司法鉴定中心对陈某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指出,被鉴定人陈某当时左眼状况构成八级伤残。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次事故的责任,已经市中院作出终审生效判决认定,对于陈某在本次事故中的损失,由曾某夫妇承担赔偿的责任。一审法院支持了陈某的诉请,曾某夫妇不服上诉。

市中院审理认为,该案经法院生效判决认定曾某夫妇应对其饲养公鸡啄伤陈某承担全部责任。本案与前案为同一事故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前案对事故责任的认定对本案具有既判力,最终判决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饲养动物伤人,饲养人应承担侵权责任

办案法官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五)项规定: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就受害人有过错或者第三人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上述规定,除非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能证明损害是被侵权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所造成,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对被侵权人的损害承担全部责任。法律规定该侵权责任条款的宗旨是着重保护受害的利益,并以此达到规范动物饲养行为、保障公民健康和人生安全、维护市容环境和社会公共秩序等目的。

一般而言,只有在被侵权人实施窃取他人饲养的动物或动物饲养人、管理人已对特定私人场所内饲养动物及其可能发生的危险后果进行警示并采取相应防范措施,但被侵权人仍然擅自进入该特定场所等极端情况下而受伤,才能免除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的责任。对于因被侵权人实施挑逗、投打等行为而遭受损害的,则需从饲养动物自身的危险性以及诱发动物危险行为的可能性等方面考量被侵权人是否构成重大过失,从而认定可否减轻饲养动物人或管理人的责任。

    

                                                                                                                                                                       撰稿人:姜玉华 刘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