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新闻 >> 以案说法
法院新闻
法院要闻
以案说法
曝光、追捕、惩戒,我市两级法院展开猛烈攻势解决“执行难” 不让判决变成百姓手中的“法律白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8-30

上个月底,梁某从刚领到的工资里取出1500元,打进阳东法院的代收款账户,这已经是他连续第4个月如期履行约定的执行款了。10年前,梁某经营的养鹅场因自然灾害而倒闭,欠下饲料店老板李某30余万元饲料款后,携妻带女离家外出“人间蒸发”。经过长达十年的搜寻追捕,阳东法院于去年8月找到了回乡参加同学聚会的梁某,依法对其进行司法拘留。在执行法官的“高压”心理攻势下,梁某主动与李某达成了每月偿还1500元的分期还款和解协议,李某被拖欠多年的血汗钱终于有了着落。

“不能让法院生效裁判变成‘法律白条’。”2016年初,我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决策部署,吹响“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号角;2018年,我市全力决战决胜执行难。两年多时间里,全市法院对被执行人布下一张查控大网,与法官、申请执行人玩“躲猫猫”的“老赖”上了曝光栏、被限制高消费,还受到拘留、罚款等法律的严惩。到目前,已经有3166名“老赖”乖乖还钱,一批难啃的执行积案被攻克。

    

“老赖”赖账花样百出

小老板玩躲猫猫

朋友圈泄露行踪

湛江某贸易公司与阳东某建材公司是长期的生意伙伴。2014年,阳东某建材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欠了湛江某贸易公司货款110万元。阳东法院于2017126日受理该案后,立即对建材公司发出执行通知、财产报告令等法律文书并展开财产查询。

建材公司的老板陈某是名90后,一开始佯装配合,表示有和解意愿,约定在一周内答复并保证随叫随到。然而,陈某并未如约到法院和解,反而玩起“躲猫猫”,打电话不接、上门找不露面。

经查询,建材公司名下并无财产可供执行,土地和厂房也都是租用的,执行法官只能暂时对厂里的几台机器进行查封。

处置机器不难,但厂里工人的生计怎么办?还是要找到陈某这个关键人物。执行法官通过朋友、镇村干部等多方打听,掌握了一条重要线索——建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虽然是陈某,但实际控制人却是陈某的爷爷陈某某。陈某某是当地一个颇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家底殷厚。

执行法官一边继续布控查找陈某下落,一边想办法联系陈某某。“老板在开会”“老板出差了”“两位老板去外地了”……两人以各种理由避而不见,安排工作人员应付了事。

正当执行工作一筹莫展时,执行法官通过友人的微信朋友圈得知,陈某已经从广州回到阳江家中。2018517日,执行法官协同数名法警再次来到陈某某实际经营的某房地产公司,严厉要求陈某出面配合调查。慑于法律的威严,消失了近5个月的陈某主动出现在法官面前,法警立即将其带回法院。

在执行法官的批评教育下,陈某终于承认错误,其爷爷陈某某也表示愿意通过以房抵债的方式还清欠款,并于两天后交付房产达成和解。

    

人车失踪避执行

抓获拘留才还钱

被执行人刘某于2012年欠下蓝某借款2万元及利息一直拒不偿还。阳春法院于20173月立案执行后,第一时间向刘某发出执行通知书传唤其到庭,责令刘某立即履行还款义务并限期如实报告财产,刘某置若罔闻甚至踪迹难觅。一场法官与“老赖”斗智斗勇的较量悄然展开。

经查询,刘某名下登记有一轻型仓栅式货车,但车辆随着刘某一起“失踪”,无法进行实际扣押。为了防止刘某转移车辆所有权,执行法官果断查封车辆档案,严禁车辆买卖、转让、租赁、赠与、抵押、毁损等。

2017年821日下午,一直密切关注刘某去向的执行法官收到线索,称刘某躲藏在潭水镇的家中,于是立即赶到现场,找到了一名与刘某年纪相仿的男子。

“我们是阳春法院执行局法官,刘某在家吗?”

“不在。”

“你是刘某的什么人?

“我是他大哥。”

执行法官随即要求男子提供与刘某有关的户口本等以供查证。僵持不下的男子找出了户口本,上面显示户主的大儿子就是本案的被执行人刘某,上面再无大哥,执行法官断定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刘某。

然而,无论法官如何追问,男子坚称自己不是刘某。执行法官一边守在现场,一边联系申请执行人到场辨认。面对指认,男子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刘某。

确认身份后,刘某仍然拒绝履行还款义务,执行法官遂当场宣布对刘某进行司法拘留15天并罚款5000元,随行的法警给刘某戴上手铐,并将其送至阳春市拘留所关押。次日,在法律的震慑下,刘某手写悔过书承认错误,提出要履行全部债务及罚款,并委托家属到法院交清了所有款项。

    

重拳出击

今年前7个月执行到位金额5亿元

“就是他!”今年5月的一个晚上,在申请执行人的配合下,阳东法院的执行法官和法警连续两天两夜蹲守后,终于控制住了一名60岁左右的“老赖”张某。张某于今年初驾驶摩托车,在市区东风四路撞倒骑自行车的70岁老人陈某,欠下18000元医药费后躲藏家中拒绝执行。最终,被法院处以司法拘留15日。

今年是“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最后一年,如何啃下“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这块硬骨头?全市法院根据省高院“决胜2018”执行工作部署,结合我市实际,先后开展了涉民生案件集中执行、抓捕老赖“雷霆行动”等专项执行行动,依法快速执结了一大批案件,打出了强制执行的声威。今年17月,全市法院共执结案件3733宗,同比增长15.3%;执行到位金额约5.09亿元,同比增加208%

任何心存侥幸、想通过违法手段逃避法律责任,甚至采取暴力手段抗拒执行行为的,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201511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确,对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的,最高刑期可达7年,打击拒执犯罪成为执行案中惩治“老赖”的有力武器。

项某在经营公司期间拖欠林某货款26万多元,二人达成和解协议约定将项某一处房屋办理贷款抵押手续,用贷到的款项一次性还清欠林某的债务。事后,项某却将房屋以110万元的价格卖给第三人冯某,并携款潜逃。2017823日,江城检察院以被告人项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江城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判处被告人项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面对解决“执行难”的重重障碍,市中院在今年5月制定了执行攻坚作战图,指明了时间表、线路图。为了规范执行行为,市中院今年4月成立了执行指挥中心办公室,强化对全市两级法院执行工作的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职能,实现重大执行活动远程指挥。

    

无处遁形

曝光专栏晒出“老赖”2563

2017年628日,阳西法院判决蚝农夫妇谢某、叶某共同偿还借款及利息共39.9万元给胡某。判决生效后,有履行能力的谢某和叶某一直拒绝履行还款义务。一天,夫妇俩发现某商场的电子LED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老赖”名单,而自己的名字和头像赫然在目。担心自己的信誉和生意受到影响,谢某和叶某当即主动联系法院,归还了全部欠款。

这就是曝光专栏给“老赖”们的一个下马威。2017年初,我市把创新“老赖”曝光机制列为当年16项微改革工作之一,市中院执行局制定下发了《关于在全市各个镇政府、街道办设立“老赖”曝光专栏的工作方案》。20174月,首批38个乡镇和街道的1327名“老赖”的名字和头像公布在群众眼前;一个月后,全市48个乡镇和街道均设立了失信被执行人曝光专栏。

黑名单上的“老赖”将承担哪些后果?考不了公务员、当不了公司高层、子女不能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限制乘坐飞机、高铁、火车软卧和入住高档酒店,依法处以罚款、拘留或移送追究刑事责任……市中院还联合公安、检察、住建、国土、银监、税务等部门建立了“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共享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的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以严格的制度对“老赖”形成一张天罗地网。

“曝光‘老赖’是手段,解决执行难是目的,归根结底是要在全社会营造‘守信为荣、失信为耻’的良好氛围。”市中院院长陈友强说,社会治理需要良法,更需要善治,而“善执”是善治的表现,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如果能主动履行法定义务,将会从失信名单中被撤销。

截至今年7月底,全市累计通过曝光专栏曝光失信被执行人2563名,目前已有95宗执行案件185名被执行人在曝光专栏的威慑下,主动到法院履行债务或是达成执行和解,执行标的额约1039.4万元。

    

    

守护秩序

努力营造诚信公平的社会环境

“老赖”成为一类群体的代称,甚至成为一种不良的社会现象,广大群众对此深恶痛绝。陈友强坦言,长期以来,在司法实践中的确存在着一些“赢了官司、却执行不了”的尴尬局面,许多胜诉的案子一到执行阶段就出现“被执行人难找、被执行财产难寻、特殊群体难碰”等现象,一些生效的法律文书得不到实际有效的执行。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在于执行。”陈友强认为,社会对法治的感知理解,很大程度集中在实施环节。“执行难”问题不解决,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切实的维护,法院的司法权威和法律的公信力也必将受到挑战。而诚信缺失、信任危机,甚至会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顽疾”。

可喜的是,我市自2016年开展“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以来,通过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有效促使了被执行人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提升了司法公信力,并建立健全多部门协同的执行联动机制和联合惩戒机制,在党委、人大、政府等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正在形成。

陈友强说,“执行难”的根源在于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必须发挥司法对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规制作用,褒扬诚信、惩戒失信,“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畅通”成为社会共识,营造优良的信用环境。

“解决执行难的根本目的是兑现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陈友强提出,在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的大背景下,塑造和捍卫诚信、规则、秩序等社会价值,对优化阳江的法治营商环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尤为重要,也将成为全市法院工作的重点。

    

    

数说执行工作

26.44亿元 自2016年至今,全市法院共执结案件19233宗,执行到位金额约26.44亿元,74宗行政机关作为被执行人的积案得到实质清理。

    

12063人 自2016年至今,全市累计有12063名被执行人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决定拘留被执行人637人,对187名被执行人作出罚款处理,限制高消费12289人。

90% 全市法院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执限内结案率达90%以上,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本合格率达90%以上。

    

■ 释疑 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区别

记者:什么是“执行难”和“执行不能”?

市中院执行局局长何贻伸:“执行不能”是指因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等客观现实原因,导致执行工作无法继续进行的情形。目前,我市约有过半执行案件属“执行不能”情形。

“执行难”是有财产可供执行,但由于被执行人以各种手段规避执行、抗拒执行或外界干预执行等原因,造成执行案件未能及时执行到位的情形。

记者:针对“执行不能”和“执行难”案件,法院有哪些处理方式?

何贻伸:执行不能不等同于不管。对于因“执行不能”而终本案件,法院可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费、加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措施,集中在线上发起网络查询,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号、车辆等财产进行查询,发现有财产的,立即恢复执行。债权人如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随时可申请恢复执行,并且不受申请执行时效的限制。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执行不能的案件,如果穷尽一切执行措施都无法实际执行到位,不是法院执行不力,而是由于被执行人丧失清偿能力所致,这属于当事人应当承担的市场风险或社会风险。

要从根源上扭转“执行难”的局面,解决“执行难”问题,必须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和全社会的支持进行综合治理,通过建立健全信用惩戒体系、信息化执行查控体系、执行管理体系,全面推进执行规范化建设,加大执行力度等,促使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得到及时有效执行


                                                                                                                                                                                          撰稿人:冯馨莹